建筑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建筑文苑

生命中的偶然性与可能性——观《罗拉快跑》有感

日期:2017-9-4 22:16:22 点击:45 来源:四川分公司 作者:郭敏

图片1.png

拍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德国电影《罗拉快跑》讲述了男主角莫尼在地铁上不慎丢失了走私得来的10万马克,面临着被老大杀掉的危险,情急之下莫尼求助于女朋友罗拉,而罗拉必须在20分钟内筹到10万马克才能帮到莫尼。影片采用三段式平行结构,向观众呈现了这件看似不可能的事在不同因素的影响下产生的截然不同的格局。

电影开头镜头快速在人群中移动,定格剧中的一个个影片中的次要人物。随后,镜头快速切换,最后定格在一台红色电话机上,电话铃响,女主角罗拉与男友的通话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罗拉承诺一定会帮莫尼。20分钟,10万马克,这对没有一点积蓄的恋人来说是希望渺茫的事情,但为了拯救男友,罗拉开始了快跑。

平行叙事结构印证多米诺骨牌效应

电影主体属于典型的非线性叙事结构,三个片段彼此平行,相互独立。每个片段结束后,下一个片段重新回到起点,根据情节的发展演绎出新的结局。在第一个部分中,罗拉向父亲求助被拒,过了约定的时间后莫尼开始了抢劫超市的行动,晚到了一分钟的罗拉无奈之下成为莫尼的帮凶。最后虽然拿到了10万马克,但罗拉却被警察走火击中倒下。接着镜头重复切换着钱袋和电话听筒下落的镜头。听筒落下,故事重新开始。第二部分中罗拉依然求助于父亲,被拒绝后转而拿枪威胁父亲,从银行拿到了10万马克。急匆匆赶到的罗拉及时喊住莫尼,莫尼欣喜之下忽视了身后的救护车,被车撞翻。钱袋和电话听筒同时落下,故事再次回到起点。第三部分中罗拉在赶到银行时父亲已与好友驾车离去,万般绝望中罗拉进入赌场,幸运的赢下10万马克。而此时莫尼从捡到钱袋的流浪汉手中拿回了钱袋。最后,两个人都平安无事,还拥有了罗拉在赌场赢得的10万马克。影片结尾,罗拉与莫尼手牵手走在街道上,罗拉手里提着金色的钱袋,脸上浮现出微笑。

三个部分的框架是极为相似的,罗拉三次跑过相同的街道、相同的路口、相同的广场,遇到了相同的人。但在每一个片段中又有细微的差别,比如遇到开着车的梅耶时,第一部分罗拉直接绕过,第二部分从车头上直接踏过,第三部分趴在了车头上,由此也导致了梅耶的车与白车相撞时不同的结果。再比如遇到捡到钱袋的流浪汉时,第一次罗拉直接绕过,第二次撞到但没有停止,第三次是莫尼遇到。仔细思考我们会发现,虽然每一个细小的区别孤立的来看对结局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每处差别前后相互影响,环环相扣,导致了最后截然不同的结局。

值得注意的是,在影片开始罗拉挂掉电话后,镜头转向了角落里的一台黑白电视机,而此时电视正在展示的是多米诺骨牌效应。这个细节与后续情节发展形成呼应。三段式平行结构通过对比说明:微不足道的差别经过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其影响力会不断扩大,最后引起意想不到的结局,这也正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向我们阐释的现象,在叙事结构上采用平行结构来体现这一主旨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很多人说这部电影印证的是“蝴蝶效应”,我觉得“蝴蝶效应”和“多米诺骨牌效应”的侧重点是不同的,“蝴蝶效应”说的是一件小事的影响力被无限放大后产生惊人的影响;而“多米诺骨牌效应”是说许多件小事相互影响牵制,最后产生难以预料的结果。仔细分析影片中事情发展的轨迹,我认为“多米诺骨牌效应”更符合这部影片的主旨)

动态镜头占主导 多种表现方式增强传播效果

影片中演员大多数处于运动状态,尤其是女主角罗拉在不停的奔跑,因此整部影片中运动镜头占多数,静态镜头屈指可数,并且有非常多的镜头切换。据统计,影片中大约有1581个镜头转换,71分钟的运动镜头,平均算每个镜头长2.7秒。(数据来自百度百科)比如在影片开头,镜头从高处俯瞰然后开始高速向下,然后快速平行推移到一台红色电话机上,从卫星地图到定格在电话上,巨大的空间转换只用了短短6秒。而片头钟表的嘀嗒声,贯穿影片始终的摇滚风格的电子音乐,罗拉奔跑时的脚步声,这些音效进一步增强了影片的节奏感。伴随着富有节奏感的音乐,影片叙事干脆利索,不拖泥带水。

影片中多次穿插了照片的闪拍镜头,都是用来揭示剧中次要人物命运的,比如在撞到推婴儿车的妇女后,打出字幕“UND DANN(之后)”,快速闪过24张照片,展示出那个妇女后来的遭遇,电影中在揭示罗拉路上遇到的路人后来的经历时都采用了这种方式,简洁明了,在不影响传播效果的前提下压缩了影片的时间。此外,电影开头以卡通人物形象出现的穿着蓝背心、绿裤子和红色头发的奔跑着的罗拉在影片中还出现了三次,均是从她母亲房间的电视中切入,描述她从家里跑下楼的过程。在影片的一开始,通过钟表上的装饰切入下一个镜头;在前两个片段中,罗拉和莫尼倒下后,通过他们的眼睛切入到下一个镜头。多样的呈现方式和镜头切换技巧能够紧紧地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增强影片的趣味性。

在女主角的形象塑造上,影片用了大量的镜头来表现主人公的主要行为“快跑”,通过镜头的变化和其他技巧丰富了这一单调重复的动作。如罗拉在某建筑的两列石柱间奔跑,或从一条街转到另一条街,或跑过有方格子的广场,或穿越人群。借助于这些道具和设置的障碍,在视觉上表明罗拉到达和越过一个又一个目标物,同时也更突显了罗拉奔跑的时间之久,跑过的空间之广,性格之坚韧。在第三个段落中,影片运用慢镜头、全中近特景的切换,从客观环境和主观心理结合的角度,立体地多层次地表现出罗拉快跑的复杂心理和深刻内涵。

充满着偶然性的人生在不断奔跑中会有无限可能性

影片一开始的旁白说到“人类也许是这个星球上最神秘的生物,是一个无从解答的谜团。我们是谁?从何而来?将去往何处?是怎样知道那些我们自以为知道的事物?为何我们对一切都深信不疑?有无数疑问需要找到答案,一个答案又将衍生出一个新的疑问。如此循环往复。但最终,会不会永远是相同的疑问。”看完电影再来重温这段富有哲学意义的话,会发现这段话暗含了电影情节想要向我们传达的思想。

影片被各种偶然性充斥着,故事的主线,罗拉和莫尼能否顺利筹到10万马克被各种各样的因素影响,在不同的环境中出现的不同的结局。罗拉在从银行出来后发现银行被警察包围,惊慌失措却发现警察要抓的人并不是自己;莫尼垂头丧气的把电话卡还给盲人,却在盲人的引导下看见了拿走钱袋的流浪汉;救护车上的梅耶先生在罗拉的陪伴下心跳奇迹般恢复正常。再来看影片中的次要人物,推着婴儿车的老妇人、偷车贼、银行里的短发工作人员的人生经历同样充斥着各种偶然性。偷车贼一个结局是被人一顿暴打后进入了医院接受治疗,最后和医生坠入爱河;另外一个结局却是流离失所,成为流浪汉。银行里的短发女人一个结局是遭遇车祸,成为残疾人最后自杀;另外一个结局却是和出纳员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影片通过平行结构向我们揭示了人生无限的偶然性,这似乎在告诉我们,无论怎样挣扎,人生充满了变数,我们并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但同时通过对每个片段细节上的对比可以发现,影片中的角色的经历是不断递进的。比如在刻画罗拉经过家里的楼梯是遇到的那只凶狠的狗,第一次罗拉被狗吓到,战战兢兢;第二次比较镇定但被狗主人绊倒;第三部分则直接从狗身上跨过去,并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狗两眼。再比如第一个部分中,罗拉显然是不会用枪的,莫尼告诉她要上保险,到了第二部分罗拉从银行门卫那里夺过来枪,已经知道了如何用,并用枪威胁她父亲顺利拿到了10万马克。或许影片是想告诉我们,随着经历的增多,人的心态和技能是不断增加的,因此也更有能力去把控人生中出现的各种事情。

影片中的罗拉不停的在奔跑,第一部分到最后她并没能筹到10万马克,但她依然跑到了和莫尼约定的地点;第三部分罗拉眼睁睁的看着父亲驱车离开,自己唯一的希望落空,绝望中的罗拉还是在不停的跑,”what should I do?What ever should I do?What can I possibly do?Come on,help me.Please,just this once.I will just keep on running,OK?I am waiting……I am waiting”.这段内心独白后,继续快跑着的罗拉看到了赌场,事情遇到了转机。影片仿佛在告诉我们,不管处境有多绝望,只要不停的奔跑,就会有无限的可能性。(责任编辑:宋高杰)









本文网址:http://cscec5b3.com/show.asp?id=15475
分享到
上一篇:

进入老网站 >>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中意一路158号中建大厦16楼中建五局三公司    

版权所有:中建五局 | 备案号:湘ICP备14000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