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建筑文苑

听雨说

日期:2017-9-11 14:45:50 点击:584 来源:重庆分公司 作者:覃安松

我梦里的雨,从南方下到南方,雨水像断线的珠子,敲打在平静的江面,圈圈水纹荡漾开来;敲打在穿行在两地的车窗,拉出长长的一条线;敲打在你光洁的面庞,留下点点泪渍。

听雨说:雁去时

图片1.png

我很喜欢雨水,从我记事开始。西南地区雨季里的雨,不同于江南的绵柔、亦不同于沿海一带的狂暴而无情、更不同于北方的久旱逢甘霖。西南季节里的雨,在浓浓的雾中,倏尔大雨倾盆,倏尔雨过天晴,像极了未开智的顽童,一切依照喜好而来,无迹可寻、无踪可觅。

入秋的第一场雨,下了整整一夜,南方的天也渐渐转凉,透过挂在围栏上的雨滴,倒映着的这个安静的城市,大雁在离去,远远的天空或是“人”字、“一”字形的雁群,在雨滴中慢慢成了一个小点,至此,秋天已经到了。

秋雨过后的城市,风里飘荡着泥土特有的气味,我在你消失的地方,默默数着这个城市流逝的时光和离去的雁群。

听雨说:在路上

图片2.png

山城重庆,在城市灰白建筑群中穿行的轻轨,每天日出时带着睡眼惺忪的上班族、学生到达目的地,日落时又带着睡眼惺忪的他们返回起点。我在一群或许该认识却不认识的人群里,默默数着被轻轨落在身后盛开着的不知名花簇。

蔡家到杨家坪的轻轨要二十首音乐的旋律、要经过三次轻轨换乘、要经过二十个知名的地点、要和无数人接踵然后分开,我隔着窗户数着匆匆而过的灰白建筑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看着雨水打在沿线的树叶上,心里响起了沙沙的声音,当雨水开始在车窗划过的时候,我想起了九年前,你离开我前往四川的那天,也在下雨。我在沿着嘉陵江前行的轻轨上、挤的车厢里、陌生的人群中,眼泪挂满了脸庞。

等到终点站,回忆得终止,离开的人再回不来,逝去的人儿也不会在下一个转角再相逢,就像雨说的,所有的季节都将过去,所有的悲伤快乐也将成为历史,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持在路上。

听雨说:梦醒了

图片3.png

山城重庆,入秋后的这些时日,温度骤降了许多,盛夏薄薄的轻纱已经抵御不了丝丝凉意,扑哧扑哧运作了一个夏天的空调风扇也像睡着的孩子,躲在角落里没了动静。

被大雨从睡梦里唤醒的时候,窗外昏黄的路灯,透过厚厚的雨帘,变成模糊的一双双眼睛。我在离你醒和睡、生与死的距离外,开始翻写着书页,忘却自己本该属于这个城市的最后一缕烟火气息,忘却那些你留在我记忆里的时光。

雨不会停,但是我们每一个人总得在路上。就像雨说的,再沉的梦,雨夜,都该醒来。

听雨说,城市的每一盏灯总为某个人指引着方向,轻轨的每一站总有人要来、要走,每一声睡梦里的呼唤总为某个迷茫的人而响起。所以,有故事请和雨说,她会告诉你所有的答案。(责任编辑:鞠玲琳)

本文网址:http://cscec5b3.com/show.asp?id=15673
分享到
上一篇: 天元道记

进入老网站 >>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中意一路158号中建大厦16楼中建五局三公司    

版权所有:中建五局 | 备案号:湘ICP备14000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