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建筑文苑

可惜没如果——《金锁记》读后感

日期:2017-9-21 15:45:46 点击:31 来源:中南分公司 作者:谭健

很多人都说张爱玲的小说写得如何如何之好,但我对此却不那么认同。或许是受到了文学史教材观点的影响,我一直觉得她虽然有华丽的文采和细腻的手笔,特别擅长写上海十里洋场的豪门家庭的生活,但写作题材太过狭窄和“自我”,而且商业化很明显,缺乏对底层劳苦大众的同情和对社会的批判。但读了她的作品,尤其是《倾城之恋》和《金锁记》之后,我感到惭愧不已。张爱玲的确没有鲁迅和茅盾那样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但能够把豪门里面的女人们的悲剧写得如此鲜活和感人的,现代史上,仅此一人。谁规定了作家就一定要像个高高在上的神一样俯瞰世界,怜悯众生?谁又一定能保证像张爱玲这样写乱世下豪门女人的悲剧的作家不及那些批判社会,呼喊国民觉醒的作家伟大?

把豪门里面的女人的悲剧写得最凄惨最动人的,要数她的名作《金锁记》。小说的主人公曹七巧出身于市井商贩之家,后来却稀里糊涂地嫁入了豪门姜家。低微的出身本就让她感到自卑,残废的丈夫更是让她不得不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寂寞与孤独。为了不被其他人嘲笑和欺负,七巧变得敏感、圆滑和刻薄,并渐渐与其他人隔离起来,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另类”。但她并不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她很清楚,这个世界上除了金钱什么都不可靠,没有它便没有安全感。所以对于丈夫和婆婆的离去她没有丝毫的悲伤;所以分家的时候她分文不让,毫不留情。

分家后,七巧带着她仅有的两个孩子和她磨破嘴皮子争来的财产搬到了新的地方居住,却也变得更加市侩和刻薄起来。她不信任任何人,仿佛所有来家里的客人都是来霸占她的家产似的,包括她所爱着的姜季泽,小说在此处也写得最为动容。当姜季泽来看望她并表达自己心里的爱意的时候,七巧心里既欣喜又害怕他是来抢她的“一生换来的钱”,然而当他说最近着手卖掉自己的房子并劝七巧也卖掉她的乡下那些田的时候,七巧立马就察觉出这是要她卖了田去买他的房子。于是她“突然把脸一沉”,把手里的扇子朝他掷去,打翻了桌上的玻璃杯,溅了他一身的酸梅汤,然后就是一顿臭骂,把姜季泽吓跑了。可是发完火她就后悔了,“她很明白她这举动太蠢---太蠢---她在这儿丢人出丑”。季泽走后,七巧马上奋不顾身地冲到楼上的窗户里再看他一眼。“无论如何,她从前爱过他。她的爱给了她无穷的痛苦,单只是这一点,就使他值得留恋”。在这里,张爱玲对寡妇七巧的心理描写得实在绝妙!那种细微的心理变化,那种纠结的心理矛盾瞬时跃然纸上。

或许是季泽的离开让她内心深处最后的一点爱和希望都消耗殆尽了,七巧从此竟变得疯疯癫癫,到后来更是“与现实失去了接触”,活着唯一的想法或者目的就是牢牢守住这两个孩子和这些“她卖掉她一生换来的几个钱”。她赶走了女儿长安的玩伴,缠坏了长安的脚,大闹学校逼得长安没脸去上学;她生怕儿子长白“娶了媳妇忘了娘”,细细打听小两口子的隐私,逼得儿媳妇夜夜守空房;她为拴住儿子的心,治好女儿的病,居然引诱他们抽鸦片;她把丫头娟儿推到长白的床上,把长安“最初也是最后”的爱情拆散……最后的结局是两个儿媳妇先后自杀,儿子长白沦为窝囊废,女儿长安变得越来越像她,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剩女,而她自己,也在悔恨和泪水中凄惨地离开了这个在她看来毫不可靠的世态炎凉的世界。

但她究竟还是在弥留之际留恋起这个世界来。她终于明白,“三十年来她戴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她知道,她的儿子和女儿恨毒了她,她婆家的人恨她,她娘家的人也恨她。她凭着手腕上的翠玉镯子回忆起年轻的时光,那时的她正值如花似玉的年纪,有好些人喜欢着她,他们“也许只是喜欢跟她开开玩笑。然而如果她挑中了他们其中的一个,往后日子久了,生了孩子,男人多少对她有点真心”,她想。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的只是结果。结果就是,她七巧,一个来自市井商贩的女人,嫁入豪门姜家,从此变得自私和刻薄,在充满猜忌和算计的世界中度过一生,现在即将凄惨地离开这个可悲的世界。而更加凄惨的是,“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责任编辑:谭健)

本文网址:http://cscec5b3.com/show.asp?id=15939
分享到

进入老网站 >>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中意一路158号中建大厦16楼中建五局三公司    

版权所有:中建五局 | 备案号:湘ICP备14000876号